如果是

2018-01-15 11:17

今年3月,村民们开始到被圈土地上值守,有一天,李荣茂被村支书叫到村委会,对方用很客套的语气问他,是不是在后面指挥年轻人闹事。

看着眼前的场景,李荣茂蹲在地上嚎啕大哭。两天后再次谈及此事,他数次停顿,泪无可遏。

3月21日凌晨,守地村民耿福林等4人居住的帐篷起火,李荣茂赶到时,耿福林已经被烧死了。

他分析,街道办和村委会的人会有这种想法,跟他一直以反对者身份介入村公共事务有关。

李荣茂说:当小年轻的后台把我贬低了,我指挥的话可以干得更漂亮,不至于几天没有动静。

村民李作义说,村里反对征地不可能是一条心,征地的受益人或者受益人的家属会支持征地,而且已占到了一定比例。另外,维权村民也在担心着自己的人身安全。

李荣茂不无自责地说:我不是英雄,如果是,去年痞子打人,我早就跟他们拼命了。

李荣茂本不打算再次出头,直到有一天,一群年轻的陌生人找到了他儿子家。这彻底激怒了李荣茂,我来出这个头,他们麻烦就大了。李荣茂说。

退下来的李荣茂不再管村里的事,他买了一个音响,每天唱唱歌打发时间。现在,这个音响成了他发表演说、带领村民们维权的工具。

李荣茂倒显得很自信,他以火柴自居。他说,如果是一根火柴闪一下就没有了,如果有一把火柴则可以亮很久,他觉得自己是受群众支持的。

3月23日下午4点多,李荣茂操持完耿福林的葬礼后,一步一顿走在村里,每路过一个村民,对方都会提醒李荣茂要注意安全。在家里,老伴由于害怕已经早早地把门锁了。

街道办事处的人也来了,他们发现维权的村民中包括了李荣茂的儿子,就问李荣茂是不是儿子想竞选村委会,如果是,他们可以给李荣茂帮帮忙。